當前位置:人間奇聞>今日熱點 >   正文

李心草最后三小時 哭喊亂語曾3次沖出酒吧

導讀:昆明理工大學大二女生李心草酒后殞命盤龍江35天后,昆明市公安局10月14日晚通報稱,對盤龍公安分局辦理的李心草死亡事件,提級成立由昆明市...

昆明理工大學大二女生李心草酒后殞命盤龍江35天后,昆明市公安局10月14日晚通報稱,對盤龍公安分局辦理的李心草死亡事件,提級成立由昆明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長任組長的專案組,對李心草的死亡立案偵查。

9月9日凌晨,李心草的母親陳美蓮接到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鼓樓派出所的電話稱,她19歲的女兒在盤龍江跳江溺亡。

李心草最后三小時 哭喊亂語曾3次沖出酒吧

數小時后,李心草生前最后在一起喝酒的室友任某燊(女)、任某燊朋友羅某乾(男)和李某某昊(男),與李心草家屬在派出所當面對話。家屬將雙方談話內容進行了錄音。

澎湃新聞從李心草家屬處獲得該錄音。根據錄音,前述兩男子向家屬稱,李當晚一共喝了五六瓶啤酒,并稱,喝最后一場酒時,“當時聽著感覺就是李心草出現了幻覺”,但強調他們從沒碰過違禁品。

9月15日,無法接受李心草死亡這一事實的家屬調看酒吧監控視頻時發現,李心草疑遭羅某乾猥褻、扇耳光,他們將這段視頻拍錄。10月10日,陳美蓮把視頻發布到微博,該事件迅速引發網友關注。

10月13日,澎湃新聞通過權威渠道查看李心草事發當晚視頻資料發現,從9月8日19:41至23:03,四人接連到3個酒吧喝酒,共點了36瓶啤酒和4支調制酒。到9月9日凌晨最后一場酒時,李心草疑似醉酒,顯得情緒波動大并有摔物舉動,曾一直哭喊“你不要來找我,十年了,找他(她)”。但李心草的表姐對澎湃新聞表示,近十年李心草家里沒發生過特別變故、事件。

10月14日,昆明警方通報稱,10月10日,李心草的母親向公安機關書面提出尸體解剖申請。10月13日,昆明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應李心草母親委托,對李心草尸體進行解剖;云南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和昆明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檢材分別進行檢驗鑒定。同時,市級檢察機關同步介入監督。市公安局督察支隊牽頭成立工作組,對專案工作進行督察,對盤龍分局前期工作開展倒查。

四人先后三家酒吧喝酒

9月8日,李心草赴了一場死亡之約。

邀約她的是同班同學兼室友任某燊,兩人就讀于昆明理工大學大二物聯網專業。任某燊約的人都是她紅河州的老鄉——在昆明務工的羅某乾和云南開放大學學生李某某昊。李某某昊自稱跟任某燊認識有六七年時間,羅某乾則表示平常也跟任某燊一起玩。

據李心草家屬稱,她們從李心草同學處了解到,當晚原計劃同寢室4人一同前往,吃飯AA制,但一人因經濟原因未成行,另一人跟朋友有約未成行,只有李心草跟任某燊二人前往。任某燊有男朋友,在重慶上大學,羅某乾和李某某昊她們都沒見過。

李心草家屬稱,心草此前并不認識這兩名男子。

相關視頻顯示,9月8日13時48分,李心草和任某燊,從呈貢大學城乘地鐵出發赴約。15時許,四人在昆明恒隆廣場碰面。19時30分,四人在正義坊步行街吃過火鍋后,于19時41分進入鼎新街789酒吧。

李某某昊告訴李心草家屬稱,吃完飯后四人無事干,在羅某乾提議下,他們四人進入酒吧點酒,一瓶300ml的那種,李心草喝了3瓶左右,其余的被他們三人喝了。消費單據顯示,此次共點啤酒12瓶。

視頻顯示,當晚21時23分,四人從人民中路轉到江濱西路,進入魔幻季節酒吧。消費單據顯示,他們此次他們又點了啤酒12瓶,是500ml大瓶。據羅某乾和李某某昊分別稱,此次李心草喝了一瓶多。當晚22時38分,四人離開魔幻季節酒吧。

據李某某昊稱,此次離開酒吧后,他們前往地鐵站趕地鐵,但因錯過最后一班地鐵無法回去,“我們(打算)找個地方開個房間睡一晚。”

李心草家屬稱,事發當晚21時許,李心草的同學曾聯系她,李心草表示要趕回學校,讓她們幫忙接點熱水,但到23時左右,其同學在微信上接到消息,“她們回不來了,第二天直接到教室,讓我們幫忙帶下課本。”

同行男性稱感覺李心草出現幻覺

視頻顯示,未趕上地鐵的四人第三場酒是在桃源街熱度酒吧喝的。9月8日23時3分58秒,四人坐在酒吧靠門的位子。

錄音中,羅某乾告訴李心草家屬,他們在該酒吧點了12瓶啤酒,四人一起喝了四瓶不到時,李心草開始胡言亂語。李某某昊則對家屬稱,他們轉到熱度酒吧的時候李心草已經醉了。

熱度酒吧的消費單據顯示,除了啤酒外,他們還點了4支調制酒。

其間,李心草曾獨自上廁所,羅某乾也獨自上廁所,原本跟李心草坐一條凳上的任某燊與對面的羅某乾換了位置,讓羅某乾與李心草坐在一起。

視頻顯示,23時59分46秒,疑似醉酒的李心草埋頭趴在凳子靠背上,隨后又倒下去靠在羅某乾的腿上,羅某乾張開雙手。9月9日凌晨0時11分23秒,李心草又一次倒在羅某乾的腿上。

9日凌晨0時13分30秒,視頻畫面中的李心草顯得情緒激動,有摔打的舉動,后被另三人制止,并拔掉了墻上的充電器。隨后,李心草曾沖出酒吧,又緊接著返回躺在凳子上,羅某乾三人給她頭部墊上自帶的包包。

9日凌晨0時19分30秒的視頻畫面中,李心草用頭撞桌子、手亂甩,然后再次沖出酒吧門,約兩分鐘后被其余三人攙扶進門。0時23分時,扶著她的任某燊未能控制,兩人摔倒在酒桌下。

根據李某某昊的描述,在此期間,李心草一度坐著發呆、搖頭,他們攙扶著她在門口蹲了會,她又往盤龍江邊沖,他們再將她拉回酒吧坐下,坐下后,李心草“像中邪了一樣,她哭喊‘你不要來找我,十多年了,找他(她)!’我問哪個找,她指著酒吧門口,我看酒吧門口又沒人,就安慰她不要怕,我們都在,她就掐自己的脖子。”

羅某乾也說,他當時聽著感覺就是李心草出現了幻覺,一直在說“十多年了,你不要來找我”。

其間,視頻中李心草在哭泣,并打翻了桌上的東西,并能聽到任某燊他們的安慰聲“沒事沒事,別怕,有我們在。”

李某某昊說,隨后自言自語的李心草講一些奇奇怪怪的話,并又往酒吧外沖,被他們拉回后“可能體力耗完掉之后就突然安靜了”。

9日1時37分10秒,李心草砸掉了一瓶啤酒,被制止后,服務員上前跟羅某乾溝通。隨后,李心草沖出視頻畫面,在酒吧外“啊”地吼叫了一聲。

再次出現在畫面中時,李心草被任某燊三人攙扶,進酒吧后就躺在凳子上。1時44分,羅某乾一手抱著李心草的頭,俯身貼近李心草,但羅某乾靜止不動,任某燊與李某某昊就在身邊。這個長達25秒的鏡頭,后被廣泛質疑羅某乾可能存在猥褻行為。

此后,李心草又有摔煙灰缸、搶包包的舉動,視頻中能清晰地聽到任某燊三人有人在說:“實在不行,送醫院。”

1時47分45秒,羅某乾舉手開始扇李心草耳光。此時,視頻中也能聽到羅某乾說“把她kao(音注:方言,意為“敲”)醒掉”,并打了李心草兩個耳光。

關于“俯身壓著李心草25秒的鏡頭”和打耳光的鏡頭,羅某乾三人事后給解釋稱,俯身是說話安慰“叫她不要鬧了”,打耳光是為了看能否把李心草打醒。

凌晨1時53分40秒,服務員上前與羅某燊他們溝通,羅轉到前臺結賬。隨后,服務員送上一杯水(后反映是糖水)給李心草,李心草喝了一口后反手澆在了自己頭上。

2時許,李心草沖出酒吧門,李某某昊跟了出去,約1分鐘后,羅某乾也出門。

當晚被攔車的出租車司機告訴澎湃新聞,當時在酒吧門口他見有女孩招手叫車,女孩旁邊還站著一名男子。隨后,他將車開到路邊,女孩從后門上車坐在后排位置。

出租車司機說,女孩上車后,前述男子將車門打開,勸女孩下車。隨后,另一名男子從酒吧里出來,站在車邊。兩男子均勸女孩下車,并稱“你喝多了,再玩一會兒,等下一起走”。

“女孩上車后沒有說過一句話,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呆坐在后排座位上。”出租車司機說,大約坐了兩三分鐘后,女孩從后排座位的另一側下車,走向江邊,“(女孩)走得很快的樣子,兩名男子也跟著女孩向江邊方向走去”。

翻過圍墻“跳”進盤龍江

視頻畫面顯示,凌晨2時2分8秒,酒吧外面先是傳來一男子喊叫:“有人落水!”緊接著一女子喊叫了一聲“啊!”

李某某昊說,下車的李心草走到江邊翻過了圍墻,等他反應過來時李心草已經跳下去了,“我拉了一把沒拉住,我喊人趕緊救,跑了十米左右,最開始還能看見她的頭,慢慢就不見了。”

視頻畫面中,聽到“跳江”的聲音后,有人跑到酒吧拿了墻上的救生圈沖了出去。

四人當晚所在的熱度酒吧,距離盤龍江江邊約10多米,江邊有救生箱,箱內有救生圈,距離事發點最近的救生箱約80米。

李某某昊告訴家屬,李心草當晚落水后,一名過路的退伍軍人跳入河中幫忙施救,但因天黑未成功。

羅某乾則稱,事發后他撥打了110和120,他還稱“李心草多次有割腕、跳江的自殺舉動”。

昆明警方公開通報稱,9月9日凌晨2時4分許,昆明市公安局指揮中心接報警稱,有人跳入盤龍江。市公安局、盤龍分局兩級指揮中心隨即指令兩輛巡邏車、鼓樓派出所民警處警,并通知盤龍江沿線的20個派出所和市消防支隊開展搜救。處警民警于2時8分許到達現場搜救,并將任某燊、羅某乾、李某某昊帶至鼓樓派出所調查。

最先趕到事發現場的親屬是李心草的表姐陳潔。她向澎湃新聞表示,她趕到現場后看不到任何人,又去了鼓樓派出所,做口供的羅某乾三人向她陳述了上述經過。

事發后,昆明警方、消防隊、藍天救援隊等相繼介入幫忙搜救打撈。9月11日7時20分許,昆明市公安局指揮中心接報警稱,在滇池東碼頭發現一具女尸,經法醫初檢、民警走訪調查、家屬到場辨認系李心草遺體。家屬看到李心草遺體外表并無外傷,現場的技偵人員發現李心草的血液已經凝固了,初檢為溺水死亡。

昆明警方提級成立專案組立案偵查倒查

李心草是云南曲靖市師宗縣人,作為獨生女,她是陳美蓮的依靠。李心草10個月大時,其父親在煤礦礦難中去世。

在母親陳美蓮及舅媽趙翠芬的印象中,李心草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的形象。

陳美蓮說,她回家后也不出去跟初中、高中的同學玩,就喜歡在家睡懶覺,“我問她怎么沒有人約你玩,她說回家了就家里跟媽媽呆著。”

陳美蓮記得,女兒回家后除了睡覺,在吃飯時出門,看到桌子上有好吃的會直接用手抓,“有時候她來廚房也說,你切菜的技術不行,我來切。”而最近的一次回家,她給外婆洗了被子,幫外婆補上了床上較軟的床鋪。

親屬告訴澎湃新聞,李心草母女的戶口還在舅舅家名下,而她上學的學費,都是親戚們相互接濟。

“她的生活費每月大約七八百,也不一定,每次開學一次性打卡里。”陳美蓮覺得,女兒是不亂花錢的女孩,“平常就買買水。”

陳美蓮說,女兒不是喜歡喝酒的那種人,酒量也不大,平常逢年過節女兒會偶爾喝一點酒慶祝一下。

陳美蓮說,上大學了,她問女兒有無喜歡的人,女兒態度堅決地表示沒有戀愛。

李心草和任某燊的同學告訴家屬,兩人成績都不錯,大一綜合成績李心草第四名,任某燊七八名的樣子。李心草平常睡得很早,作息規律,沒有遇到晚上哭的情況,最近也沒有反常的情況。

親屬們告訴澎湃新聞,9月15日他們在酒吧觀看視頻,發現了羅某乾壓著女兒的舉動,緊接著又發現了羅某乾打耳光的鏡頭,這與之前羅某乾向他們保證沒有任何接觸、刺激、沖突的言辭相矛盾,由此他們懷疑女兒遭遇不幸完全與此有關。

9月16日,李心草表姐陳潔到公安機關反映稱,李心草在落水前疑遭猥褻,鼓樓派出所受案調查。

昆明警方表示,事發后,因李心草的遺體并無明顯外傷,并無證據證明系他殺,家屬也沒有提出尸檢申請,故警方一直沒有下發死亡通知書和不予立案通知書。

10月14日晚,昆明警方公開通報,10月10日,李心草的母親向公安機關書面提出尸體解剖申請。10月13日,昆明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應李心草母親委托,對李心草尸體進行解剖;云南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和昆明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檢材分別進行檢驗鑒定。

目前,昆明市公安局綜合現場勘查、走訪調查、視頻分析、物證檢驗等工作情況,對盤龍分局辦理的李心草死亡事件,提級成立由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長任組長的專案組,對李心草的死亡立案偵查;市級檢察機關同步介入監督。市公安局督察支隊牽頭成立工作組,對專案工作進行督察,對盤龍分局前期工作開展倒查。

以上內容是人間奇聞(www.hagigy.live)小編為大家收集整理的。希望能幫助到大家!

標簽: 李心草 酒吧
為您推薦

南粤36选7好彩3预测